Boys,beambitious!史明的革命进行式

时间:2020-06-06    热度:497

有一个小男孩,在1920年代常在台湾国父蒋渭水的大安医院玩耍,蒋渭水的革命恋人陈甜在当时总是将这个男孩搂抱在怀中,而这个小男孩名字叫做史明。一段好似百年前的大稻埕场景,景象中的历史人物竟然会有我们熟悉的史明欧吉桑。历史总是延续的,史明欧吉桑日后的故事,就像蒋渭水与陈甜从事的志业一样,为台湾前途而奋斗。

Boys,beambitious!史明的革命进行式

史明本名施朝晖(从母姓),父亲是台湾文化协会成员,在父亲的影响下,从小史明就和日治时期台湾知识份子一样有抗日的情怀。1937年,史明拒绝母亲希望他当医师的要求,在疼爱他的阿嬷支持下,前往日本早稻田大学政治经济部。

在日本就学时,充满人文关怀的史明与当时的热血青年一样投入社会主义怀抱。同时,史明和全日本许多大学生一样,深受19世纪明治维新时期北海道大学教授WilliamSmithClark告诉学生的名言「Boys,beambitious!」影响,努力实现自己的理想,当个真正的男子汉。

因为「Boys,beambitious!」的感染,史明信奉社会主义的同学们纷纷投入日本社会主义运动,后来也有不少同学投身太平洋战争甚至加入神风特攻队为日本牺牲。1942年,史明选择投奔社会主义中国怀抱,实现他从小就有的抗日意识。然而,在中国从事地下工作与游击队活动时,他发觉中共对付台湾人的手段与清朝、日本等殖民者并无不同。由于史明对父亲心中的祖国以及中国社会主义梦想幻灭,他开始思考台湾人与中国人的不同;接者史明秉持着「我是台湾人,死也要回到台湾」的素朴民族主义意识,在1949年逃回台湾。

回到台湾后的史明,得知二二八事件惨状以及蒋介石以军事统治台湾,史明也深觉国民党与中共并无二致;因此决定以武力对抗蒋介石。然而,反抗行动在1951年底曝光,史明携带组织名册逃亡。1952年,史明潜入运输香蕉到日本的货轮〈天山丸〉由基隆偷渡到神户,从此展开长达41年的海外流亡生活,直到1993年才回到台湾。

在流亡海外期间,史明发表了历史鉅着《台湾人四百年史》,这本首部以人民史观立场为出发点的历史鉅作,影响了1960年代至1990年代在海外的台湾留学生。流亡期间,史明不仅在日本一边卖麵、一边写书并从事革命,1980年代也在美国巡迴演讲并且资助台湾民主运动。

以上的事蹟,其实只是史明故事的一小部份。史明每一个十年,几乎都是一本历史鉅作,也可以是一部深刻的纪录片。即将在2015年2月26日在全国各大戏院上映的史明传记纪录片《革命进行式》,在短短的两小时里,陈述了史明将近一世纪的故事。

史明的传记纪录片,其实不是过去式,一直是现在进行式。史明精神的影响深远,史明将近80年所坚持的精神也延续到318学运,因为多位318学运领导核心也是史明学校教育出来的学生。318学运期间,史明来到立法院向这些他教过学生致敬,因为这些学生是具体的行动者。

对许多人而言,史明是神秘的、是令人敬畏的。然而,史明的学生都很清楚,史明永远是身穿一身朴素牛仔装、亲切却又严厉的长者。虽然史明已经高龄97岁,但是他的内心一如男孩一样永远年轻,而且他的生命力充沛、意志力惊人。

1980年代访美时,因为车子抛锚,史明在荒漠地带的加油站待了几个礼拜;在那段时间,他白天帮忙加油站旁的修车厂打扫清洁,晚上待在抛锚的车子里读书。彼时,修车厂老闆以为他是宗教家或修行者,然而当时前往救援史明的叶治平教授则是对修车厂老闆说:「他是无神论者,不过他确实是一个在奉行信念的实践者。」

Boys,beambitious!史明的革命进行式

至于史明对信念的奉行动力之一,当然就是WilliamSmithClark那句名言「Boys,beambitious!」WilliamSmithClark在当年说:「Boys,beambitious!Beambitiousnotformoneyorforselfishaggrandizement,notforthatevanescentthingwhichmencallfame.Beambitiousfortheattainmentofallthatamanoughttobe.」

这个Boy史明,虽然早就是充满素养的男子汉;但是,史明一直还是那个坚持理想的Boy。史明热爱交响乐,收藏数千张古典乐黑胶唱片的他,就像许多交响乐的指挥家一样,从来没有想过退下来的一天,最大的心愿都是倒在心爱的指挥台上。

这个Boy,直到现在还是继续用行动写历史,这个Boy,一直致力着在将近80年前于日本求学时知道的「Boys,beambitious!」,这句从明治维新时期就影响全日本多数学生的名言。

2月26日,就让我们进入戏院一起欣赏这个97岁男孩理性、感性与浪漫的故事。

Boys,beambitious!史明的革命进行式